Post Jobs

枕一叶秋

  寻着寻着,经过你身旁,我闻到了秋的气息,淡淡的,浅浅的,是一种温暖,是果实的颜色;经过你身旁,我闻到了秋的气息,幽幽的,绵绵的,是一种忧郁,是阳光的缠绵;经过你身旁,我闻到了秋的气息,柔柔的,缓缓的,是一种清凉,是泉水的幽柔。

  “切切暗窗下,喓喓深草里”。听,在秋的深处,在夜的深处,在梦的深处,月色溶溶,流水般倾泻到屋子里来,蛐蛐声时断时续,给夜晚增添了一份惬意。那歌声是秋天里最动听的音乐,清脆中带着柔和,又伴之以颤音,像一支美妙的歌从空灵的天际边传来,让人沉浸其中。

  “暮云收尽溢清寒,银汉无声转玉盘”,“不觉初秋夜渐长,清风习习重凄凉”,“愁因薄暮起,兴是清秋发”,一个“清”字,多么明净爽朗,恰道出了秋天的婉约舒缓,清雅恬静。感秋天的人生,没有焦急,只有沉稳和厚重,秋天也含蓄,静谧,虽温顺如水,但也绝不逢迎你。我喜欢秋天这脾性。春,给人的感觉太娇柔;夏呢,太热情似火;冬呢,又冷若冰霜,只有经历过世俗的磨砺,才会有秋这般的沉稳与内敛、含蓄和静谧吧。

  秋,将浓郁的色彩,蔓延成流动的山河,在平原,在山野,渲染张狂的美好。瞧瞧,秋雨只轻轻一点,秋的颜色就浓了。她是“秋景堪题,红叶满山溪;松往偏宜,黄菊绕东篱”的山林;她是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黄昏;她是“秋霄月色胜春宵,万里霜天静寂寥”的夜晚。

  风吹木叶的声音又一次从耳畔轻轻拂过,月半弯,凉初透,红楼灯灭,东篱酒冷,谁念西风独自凉。且将这一笺素语,都嫁与秋风,当梧桐落尽,谁又将这一缕秋风暗藏心怀呢?

  在那熟悉的轮廓里,遇见清风,沁人心脾;撞见细雨,清新半盏;看到落叶,煮酒一壶;碰见落花,残月对话;轻捻薄酒,抛弃了浮躁。秋天是一幅永远也画不完的画图。月上枝头,流年偷换,秋意朦胧,那挥毫的冲动却从未离开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